靠什么纾解“作业压力”_潮田玲子

手放开吉他谱

2018-11-26

中国人盗墓史靠什么纾解“作业压力”_洛克菲勒广场

地精火箭燃油

雨说仿写

靠什么纾解“作业压力”_潮田玲子

  科技创新日新月异的时代,针对课业负担的教育改革,不再是“技”的掂量,而是“道”的抉择  快要期末考试了,有中小学生的中国家庭,往往弥漫着紧张气息。

陪读“气到崩溃”的爸爸妈妈们,嘶吼声根本停不下来。

一份《中国中小学写作业压力报告》称,中国学生日均写作业时长达小时,是全球平均时长的近3倍;超过九成的家长有陪孩子写作业的经历,其中近八成是天天陪。  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学生约亿人,家长翻倍,要是算上祖父母、外祖父母,以及老师们,被裹挟进“作业”洪流中的成年人,称得上浩浩荡荡。中国基础教育负担过重,几成难以痊愈的全民痛点,以至于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“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”列为非补不可的“民生短板”。

  面对“痛点”,教育界一直在想办法,比如重庆教委刚刚出台新政:学校不得要求家长代批作业,试点每周无作业日。

这些年,隔三差五便会有数瓢凉水泼向沉重的课业负担,却效果不彰,甚至火上浇油。比如:小升初统一考试取消了,名校选拔却偷偷考上奥数奥英了;学校减负了,社会上补课考证热却在飙升,培训班得四处“占坑”,机构赚得盆满钵满,学生负担不降反升……原因何在?终点高悬着应试大锤,“谁减负谁倒霉”啊!  教育家陶行知说,“要解放孩子的头脑、双手、脚、空间、时间,使他们充分得到自由的生活,从自由的生活中得到真正的教育”。

道理谁都懂,孩子们就是难有自由,教师们一边诉苦一边留下如山的作业,家长们一边吐槽一边陪娃爬“山”。

全民“做作业”,要是真管用,也就认了。

令人遗憾的是,亿万家长亿万娃,耗费心力做的这一切,却可能是无用功。

  我们正置身于人类前所未有的大转折时代。

“阿尔法围棋”赢了所有围棋高手,少年天才柯洁代表人类哭得稀里哗啦;谷歌工程总监库兹韦尔预测,人类将在2045年实现永生;无人驾驶的汽车已经开上了北京五环,一骑绝尘;每周中国有4亿份外卖,取代了妈妈的味道;实体商店成了试衣间,支付宝让年轻人身上没了现金……  人类习惯的生活方式、生产方式,正在被颠覆,很多职业即将消亡,当下的中小学生,很可能是三更灯火五更鸡背诗做题的最后一代人类——当机器都会学习了,攒了12年的一肚子墨水,或许还不如一串代码……一只“黑天鹅”的出现,就足以颠覆常识,现在,人工智能日新月异,无数只“黑天鹅”漫天飞舞,旧的教育方式还有多少回旋余地?  科技创新日新月异的时代,针对课业负担的教育改革,不再是“技”的掂量,而是“道”的抉择。

教育者再不转身,再不警醒,就不只是误人子弟那么简单了。

“创新驱动”,绝不仅局限于经济领域。

有的地方,正在想以人工智能取代教师批改作业,这显然找错了改革的方向。

要想不被新时代抛弃,摒弃流水线式“刷题”教育法,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刻不容缓,这样急待更加全面、综合、系统的制度安排。

  靠什么去和机器人竞争?生而为人最终的优势是什么?除了作业又能倚仗什么才能授人以渔?不让天真的孩子们在一盏盏孤灯下的心血浪费,不让家长们筋疲力尽地陪读,还有很多题目有待成年人去“刷”。

改革节奏必须快一点,待创新去驱动我们的基础教育。

(李泓冰)+1。